廿妖

持续淡圈中

© 廿妖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空山雪

趁年末更一发,刷一发存在感ORZ

预警:有刀,烂尾,慎!!!!

 

 

死亡未到达前,于你于我于他皆为虚无,而当它来临时,于他是瞬间的庆幸与想念,于他却是一生的痛苦与自责。

 

“喂,你死了你知道吗?”

看着青年无所谓的盘坐着望着沙漠的另一方,娃娃脸的少年生气了。

“我知道啊,哪有人在万箭穿心之后能不死的。”青年回头,灿烂一笑。

“不是说人都是怕死的吗?为什么你看上去反而很高兴啊?”

“大概是因为他能一切安好吧!”青年轻笑,眼中透露出一丝思恋。

“我说你不是无常吗?怎么还不把我带走,反而问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你就不怕阎王知道了会惩罚你。”

“他才不会罚我呢。”少年得意的扬起头,“你这人还真奇怪,为了一个人万箭穿心而死还这么开心,还一幅巴不得我立马就把你带走。奇怪,真奇怪。”

“噗。这有什么奇怪的。你还小,等你长大你就知道了。”

“呸呸呸,你才小呢!我的年龄都是你的好几百倍了!”被踩到爆炸点,少年音色瞬间提高,“算了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喜欢听故事,你就给我讲讲你的故事作为赔礼吧。一代名扬四方的剑圣,我相信你的故事应该不会让接下来这段路途无聊。”

 

春之生

 

“黄少天,你这个臭小子,快给老夫滚出来!”

一声暴喝打破周围的宁静,吓得睡在不远处树上的少年一哆嗦,差点从树上掉了下去。

“我去,老魏怎么越来越暴躁了!该不会是孤身寡人多年的并发症吧。”

少年小声的嘟囔着,猫起身子刚想要偷溜,一道咒术飞来,身体僵直,从树上掉落。

“卧槽!老魏你这是谋杀亲弟子啊!这么高掉下去我会死的你知不知道!要是我没死也会摔残的!早知道我就把你的鸡腿都吃完,酒都喂狗,让你天天不得安宁……啊!”

眼见离地面越来越近,黄少天吓得闭紧眼睛,生怕下一秒就看见自己帅气的脸蛋与大地母亲来一个亲密接触,鲜血染地。庆幸在最后一刹那,落入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带着淡淡的烟草味。

“哟,老魏,一来你就送我这样一份大礼,我可受不住啊。”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降临,黄少天小心翼翼的睁开眼,入目的是一片青青草地。不是话本里的英雄救美,极为现实的,他现在就像一个人形木偶僵直的被人一只手横跨胸前,一只手架着大腿的抱在怀里。

好丢人。黄少天在心里默默流下两行宽粉条泪。

“小家伙,趴够了吗?行了就快下来吧。这么重,再多一会儿我可就抱不动要把你扔出去了。”

一声轻笑,带着点调侃,声音温柔好听,让人心驰向往,可那说出来的话偏偏又让人感到羞耻甚至想让人反嘲回去。

“你才重呢!”

身上一轻,束缚的咒术消失,黄少天满脸通红的从怀抱中挣扎下来,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哟,这是害羞了啊!”

少年儿青涩的反应勾出叶修的坏心眼,忍不住想要再进一步逗弄。

“老叶你这王八蛋,快放开老夫的徒弟。”

略姗姗来迟的魏琛一个咒术打开叶修欲作乱的狼爪,一个箭步走来便将黄少天护在身后。

“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叶你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徒弟这才多大啊,你居然想对他下手,我真是看错你了。”魏琛一副痛心疾首的对着叶修骂完,转身恨铁不成钢的对着黄少天又是一顿训。

“我说小崽子你平时不是很能行吗?整天上蹿下跳谁也不怕的瞎折腾,今天怎么就突然就怂了。之前说好要帮老夫打趴叶秋让他跪地求饶呢?这些话都是说着哄老夫开心的吗?”

“他是叶秋!”黄少天猛然抬起头,尚存稚嫩的脸上难掩着不可置信。这人虽然跟魏老大平时说的嘲讽拉仇恨可恶很像,但是……他为什么会是叶秋!

“怎么,我不能是叶秋?”对于抱有好感的小鬼头叶修自诩还是很有耐心的。

“……”想说些什么,又说不出什么,黄少天张了张嘴,没有发出一个音节,难得的沉默。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才认识这个人,说的也都是些气人的话,但是他偏偏对他无可奈何,这个人给他的感觉是明明那样温柔。

沉默让气氛变味,魏琛左看一眼,右瞅一下,不知是作为一名术士的直觉还是由于一位尽责师长的护犊心理,魏琛总觉得自己的这个得意之徒留不住,会被某人拐走。

干咳一声,魏琛刚想要开口将气氛打破,黄少天突然的出声让他一口口水呛住,咳嗽不止。

“叶秋,跟我比试一场吧!”

少年的眼眸中满含期待,唇红齿白,星眉剑目,好一个翩翩少儿郎。一晃神,叶修上下嘴唇一搭,便应了下来。

此刻,谁也不知,谁也不晓,这初次的见面,应的是一生,答的是世世。

 

 

夏予雨

 

“喂,老叶,我饿了,我想吃叉烧包奶黄包水晶虾饺豆豉凤爪……啊啊啊!随便来点什么也行啊!再吃馒头我都要变成馒头了!”黄少天气鼓着脸蛋,委屈的用手揉了揉肚子。

“有的吃就算好了,我这里还有点饼,你要不要。再说了这荒山野岭的我去哪给你找那些东西。就算是在城里按你那挑食的程度想要找到符合你胃口的也难。”叶修轻轻吐出一个烟圈。

“呵,你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我会从蓝溪阁跑到这个鬼地方来吗?”黄少天忍不住扯下一把树叶砸向叶修,“早知道我就留在蓝溪阁了,不愁吃不愁喝,没事还能逗一逗刚入门的小弟子,省的跑过来没得吃还要被嫌弃。”

“少天。”将树叶挥开,对于黄少天这种幼稚的行为叶修表示很无奈。

“哼,不听不听,老叶念经”黄少天赌气般的扭头,“ 这年头当个好人真难。被人请过来帮忙被嫌弃不说了,连饭都没得吃,还要被追杀。真是惨啊。世上还有比我更惨的人吗。”

“好了,别装了。是我的错还不行吗?就当心疼一下老人家仰着头说话很累行不行。下来吧,我接着你。”

“你接得住吗?”黄少天故作嫌弃,却口嫌体正直的‘偷偷’睁开一只眼瞥向树下,心中小小的郁闷瞬间消失。

跟几年前很相似,叶修的嘴角微微翘起,眼含温柔,几乎片刻不离身烟斗被他别在腰间,双手抬起展开,仿佛就等着黄少天跃下将他接住抱在怀中,如同当年一样。只不过这次叶修不再是路过,黄少天也没有被定住身形,。

“我去,犯规了这是。”

黄少天小声嘟囔,当时年少,很轻易的就被这一笑一抱给迷惑了,哪怕之后认清这人的心脏,却也没能摆脱这人给他的温柔。明明知道他对他是最没有抵抗力了。

黄少天内心五味杂陈,却还是遵循最初的意愿一跃而下,如意料之中的闻到那个熟悉的烟草味,有些刺鼻却更让人安心。

不知不觉,当年怀中的少年已长大成人,快与他同般高低。稚嫩褪出,锋芒渐露,那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现在也能藏住心事与人笑谈风声。

蓝雨蓝溪阁,剑圣黄少天。

两年前的武林大会,刀起剑落,凭借着精湛的剑技一举夺得魁首,名声大噪,剑圣之名迅速传开。

江湖人多口杂,总有小人怀报恶意。以“妖”冠之,剑圣亦被传为妖刀。连蓝雨一惯包容中立的立场都像是为之刻造出的一层绝妙伪装,亦正亦邪。若不是那双湛蓝色的眼眸被隐藏起来,怕不是要被说的更加不堪。

“抱够了没小祖宗。我手都酸了。”叶修的手划过黄少天的发尾。

“小气鬼。”黄少天有些不舍的松开,“你身上一股烟味难闻死了,我没嫌弃你就算好了,你倒是又开始嫌弃我来了。”

“得得得,又是我的错了。快点动身吧。等此事尘埃落尽,我请你去那西湖畔的楼外楼吃西湖醋鱼。”

“滚滚滚。西湖醋鱼早就吃腻了。这次是你用来犒劳我的,你必须给我换一样。每次都是这个,能不能有点新意。再不济那小摊上的桂花糕都比这个好。”

“既然如此,那就去吃羊角豆宴吧。美味又养生。”

“卧槽,多大仇啊!要吃你自己去吃,可别拉上我!”

“那可不行,您可是主角啊,哪能少了您。”

“滚滚滚!绝交!绝交!”

 

秋得收

 

“这么晚了,不知道剑圣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我还想问你你想干嘛呢。”

“在下不过一名普通人,能干得了什么。倒是剑圣大人您……”

“滚滚滚。明明就是你叫我来的,你再装我可就走了啊!本剑圣向来是说一不二,说到做到的啊!”

想起白日在擂台上的事,黄少天就好生郁闷。假装不认识就算了,明明都打算以真名重出江湖了却还要藏着掖着,这就算了,末了还要上台来撩拨一番,这人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啊。

“少天。”

“干嘛。”

“你知道夜黑风高时的后一句是什么吗?”

“啊?”对于叶修突然抛出来的问题,黄少天一脸懵逼,“谁招你惹你了?你该不会是要去……我告诉你现在可是武林大会,大家都在的。你给我悠着点,要是被发现了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你可别指望着我到时候会帮你。”

“瞎想些什么呢?都告诉你少看点话本了。我像是那样的人吗?”叶修举起烟杆就象征性的给黄少天的头来了一下。

“夜黑风高时,洞房花烛夜。少天,你不想见我?”

轻佻的话语,一如既往地自信,被那双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心中一阵莫名的心慌。

“滚滚滚,谁想你啊!别自恋了好不好。”黄少天不自然的移开视线,语速比平时提快了好几倍,“夜黑风高时,洞房花烛夜。你这学的都是些什么啊,你就不怕教你先生会被你气死吗?”

“少天。”

“又怎么了?你烦不烦啊!有话不能一次性说完吗?断断续续很累的。”

“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口是心非的时候说话速度都会变快。”

“……”

“少天,我想你了,很想。”

熟练的将人揽到自己怀里,埋在对方的脖颈间,呼吸间尽是熟悉的清香,梦化为现实,心中的某块大石落了下来。

“老叶。”

略微踟蹰,黄少天终是伸手将人回抱住。

从年少开始,两人之间关系一步步由彼此欣赏走向暧昧不清,彼此知晓对方的心意却谁也不去点破,等到周围的人由不认同变成为之焦急两人还是不急不躁的守着一条不存在的规则。

“老叶,你说我们两这到底算是什么?”

“你觉得呢?”

“朋友?对手?冤家?这我可得好好想想。可不能让你占了便宜,该算的账还是要算的。”

“这话没错,确实得好好想想,万一漏了什么可不好。”

两相对视,眉目含笑。

这么多年了,这段亦师亦友的关系是时候变一变了。什么关系?我们之间还能是什么关系。

“我,心悦你。 ”

“我知。”

“要告诉他们吗?”

“他们纠结的样子有趣吗?”

“噗,老叶你可真心脏,自己人都不打算放过吗。”

“那少天你要揭发我吗?”

“你求我啊。”

黄少天傲娇的昂起头,眉眼弯弯,月光倾洒,圣洁美好。

“这样够吗?剑圣大人满意否?”

一个轻吻落到黄少天的唇上,蜻蜓点水,稍纵即逝。不是暗恋时小心翼翼偷吻的苦涩,唇上尙留的温热与触感,面前爱人温柔轻笑的脸庞,点明感情在一起了的真实感混合着甜蜜酸涩一起涌上心头,黄少天觉得自己有些想哭。

“不够,就这一下怎么可能够。”黄少天的声音有些干涩,“老叶,你是不是男人啊。我可都把自己送到你面前来了,你要是不行那就换我来了。”

山有木兮君有意,愿此间,一切安好。

 

冬已藏

“你不准去。”

“你能去我为什么就不能去。”

“那里危险。”

“既然你知道危险,那你为什么还要一个人去!”黄少天的声音变得尖锐而刺耳,“外敌来袭,国难当前,我等自当竭力而为。你要知,守家卫国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叶修,你是斗神,但你终究是人不是神啊。莫要说你,就这世间任何一个人能保证自己从百万大军中全身而退。”

“少天……”

面对黄少天难得的示弱,若是平日,叶修还会饶有兴致的再去逗弄一番,可是如今局势危急,怎能再拖延下去。

“叶修……”黄少天眼中闪过一丝悲伤,“我知道我劝不了你,但我只求你别再抛下我。无论是你还是我,心里都是清楚的,这次刺杀的人选我要远远比你合适。”

“……”

“你若不答应,那我就偷偷跟着你,你是困不住我的。”

“你怎么就那么倔呢?乖乖的等我回来不好吗?”面对黄少天,叶修总是有着那么几分的无可奈何,早该清楚他的少年儿长大了,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不好。你太自私了,不跟着你我怕你跑了,我找不到你。”

黄少天声音中包含着几分委屈,回抱住叶修的腰,感受到抱住自己的双臂变得更紧。难以放手,也不愿放手,未来如何,谁又知道,唯有当下……

“叶修,你醒啦!”

迷迷糊糊睁开眼,一个熟悉的女音响起,又是一阵嘈杂。

这是哪?大营?

视野里的一切逐渐清晰,大脑也随之清醒。

“少天!黄少天呢!”

“他……”营中低头的低头,捂脸的捂脸,又是一阵沉默。没有人说话,更没有人敢和叶修对视。有些话还没说出口,就已经明白了所要表达的意思。

“小混蛋。”叶修轻笑,双手紧紧握住,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跟以前那样说话不算话呢。”

“叶修……”苏沐橙忍不住轻喊,脸上全是担忧。

任凭谁都看的出来叶修此刻的状态很不好,失血过多的脸上一片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嘴角僵硬的勾起,似哭非笑,疲惫和悲伤席卷,整个人都变得沧桑,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十岁。

“现在局势应该还没稳定吧。你们该忙的都去忙,该休息的都去休息,都驻在我这干嘛,我可不管饭啊。”

听上去依旧欠揍的话语此刻却毫无说服力。

“怎么了?都不走?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那我可真是罪过了。这要是传出去了,想想以后有人说起这件事,斗神受伤在床,江湖群侠纷纷在旁伺候不舍离去,这活脱脱的就是蓝颜祸水,我可受不起。”

“……”

“你还是闭嘴好好休息吧。”韩文清转身离开,“不想笑就别笑,难看。”

见韩文清的身影消失,剩下的一众也不好继续待下去,找个借口纷纷告辞离开,有些事只能靠自己,别人说再多都没用。

“这个是少天的……我想给你会比较合适。”苏沐橙将一个精致的小罐放在叶修床边。

最后一个人也离开了,不需要再掩饰,叶修脸上的表情全部消失,整个人仿佛一座雕像,僵直的立着。半晌,才伸手将小罐拿到眼前,看了一眼,放到心口,闭上眼又想起那晚。

“老叶,等这件事结束了,我们就回空知林吧。闲云野鹤,当个乡野村夫,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们都不管了。”

一语成谶。真是忍心,除了这么一小罐的东西,留下的再没有了。

“少天,我们回家吧。”

 

 

 

 

“然后敌方失去了首领,军心大乱,很快就败下阵来不敢再犯。”说着说着青年声音有些哽塞,面上却是笑的灿烂。

“那……叶修呢。”

“他呀,立了那么大功,肯定是加官进爵了啊。然后被皇上赐婚,娶了一个美丽夫人,过上了一个幸福的生活。”

“讲完啦?”

“讲完了。”

“说实话你还真不适合讲故事,”少年儿停下,转身,一本正经的望向青年,“不过我倒是挺喜欢的。所以,我决定让这个故事再完美一点,你……”

 

评论 ( 4 )
热度 ( 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