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妖

持续淡圈中

© 廿妖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那只狐狸

全文有OOC,有OOC,有OOC,有BUG

刚开始没想写这么多的,结果一不小心就爆了字数,破了1W,我好开心,好激动,旋转跳跃我不停歇(此人已疯)

因为一次性写的比较长,所以有的地方处理可能有些问题,各种欢迎大家来捉虫,来指点

人懒,一发完结

总字数:10130


全文链接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的名字叫做蓝雨庙,里面的小和尚和小和尚讲着属于各种小故事(并不是啊!)。

“文州文州,今天怎么突然叫我啊!有什么事要我去做吗?我最近好无聊啊!小卢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躲着我,明明我这么仔细认真的教他,为什么还要嫌弃我啊!像我这么好的师傅要去哪里找啊!”坐在喻文州对面,黄少天不满的抱怨着,是不是自觉的倒茶喝一口解救一下嗓子。

“少天,是这样的。最近蓝雨有一批武器出了问题,想要你带着去雷霆看看是怎么回事。反正你最近不是无聊了嘛,正好出去逛一逛,晚一点回来……”也不要紧。

“我明白了,我这就去,文州再见。”

不待喻文州把话说完,黄少天一溜烟的就跑走了。等喻文州把口中的话吐完,便已见不着他的身影。

“啊,跑的真快。看来真的是憋久了。蓝雨接下来应该有很长一段安静时间了。”

 

“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出来玩了,太好了!前段时间可把本剑圣憋坏了。这次我可要好好玩一下再回去。”黄少天心情愉悦,哼着小调,悠哉悠哉的走着,丝毫不急着赶路。

“发现村庄,今晚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虽然作为一个修仙者,并且是一个顶级高手之一的修仙者,黄少天应该清心寡欲,无欲无求的,但事实恰恰相反,黄少天性格活跃,相当注重生活的质量,在不耽误做事的情况下,吃好喝好玩好,那是必须的。

“老丈,你们村是怎么回事啊!怎么都愁眉苦脸的,田里的庄稼也都快枯死了。”

加速靠近村庄后,黄少天看到的是一片荒凉的景象。田里杂草丛生无人问津,老人愁眉苦脸,儿童瑟瑟发抖,不见青年。

“你……”老人回头看了一眼黄少天,欲言又止。

“老丈,你说说啊。也许我还能帮上一点忙呢!”

“诶,造孽啊!”老人重重叹了一口气,“年轻人,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别再过来,省的惹祸上身。”

“没事的,老丈。蓝溪阁的人,不会那么弱的。”

“你,你是蓝溪阁的!”

老人惊讶的张大嘴。蓝溪阁是俗世的三大门派之一,也是蓝雨在俗世的一个分支,所以降妖除魔的本领当然也不会太差,尤其是在自己管辖范围内,更是被受信任,哪怕是在边界。

“事情是这样的,在不久前,村庄里突然开始有人不见了,刚开始也没太在意,毕竟都是些孤身的人,平时也都会上山采药,偶尔也会失去联系。直到有一天,几个壮年的汉子一起上山打猎,没想到就碰到了它,好不容易才逃回来一个,也是这样我们才知道这附近多了个吃人的妖怪。”

“那你们为什么不去通知蓝溪阁呢?我记得这里还是他…还是我们的管辖范围内吧!”

“这个就别提了。”老人又是叹出一口浊气,“我们本来是派了几个人结伙去通知蓝溪阁的,可是,那妖怪知道事情暴露,便不再掩藏。先是吃了报信的几个人,然后每隔几天就要过来吃几个人。有些人害怕想要离开这里,结果刚离开村口便被一口吃掉,什么也没留下来。呜呜,我们现在是走也走不得,留也留不得。”

“仙师,请你帮帮我们,小老儿求你了。我这把老骨头死了不可惜,可是孩子,孩子们还那么小,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啊!”

说着说着,老人哭着向黄少天跪了下来。

“诶诶,你别这样啊!我既然问了就一定会帮你们的。除妖卫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你快快起来。”黄少天稍稍用力想要将老人拉起,却不想对方都也没有动。

“真的?”

望着那双浑浊的老眼,里面饱含着期待,黄少天不忍的点了点头。在得到肯定后,老人才颤颤巍巍的站起身,领着黄少天向村庄内走去。

“我们这儿地方偏僻,又因为……诶,地方简陋,还望仙师不要介意。”

随着老人推开门,房间里的灰尘飘飘洒洒落下,一时间两人都尴尬起来。

“咳咳,不要紧。老丈,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我自己来,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百般劝说后,老人终是答应离开。望着那个颤巍巍离去的身影,黄少天的眼神变暗,这里的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天黑后,无灯夜,整个村庄静悄悄的,除了偶尔的风声再无其他一点声音。

“狐狸精?怎么感受不到妖气?难道那妖怪身上有什么法器能够阻挡妖气?”

在一番搜索后,除了大概猜出是狐狸精在作怪以为,黄少天并无其他收获。

“看来唯一的线索只有那个老头了。是帮凶还是……事情到底是怎样的。”

“这里就是上山的入口了。至于那妖怪到底是住在哪里,小老儿我也不清楚,只能麻烦仙师您了。”

一清早,黄少天就让老人将自己带到妖怪曾出没过的地方。

“没事没事,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先看看。”黄少天像往常一样笑的灿烂,让人心生羞涩。

“那小老儿就先退下了。”老人尴尬的低下头,脸上带上来不正常的红晕。他不在看黄少天,进而错过了他意味不明的眼神。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呢?”

黄少天一手环腰,一手轻抚着下巴,似在纠结,似在思考,半皱着的眉头和嘟起的小嘴却有着卖萌的嫌疑。

“嘛,算了,就用用看这个好了,虽然不是我的强项。”

在摆了半天的姿势后,黄少天嘀嘀咕咕的开始结着印,手势虽不熟练但好歹并没有错。

“走。”

随着黄少天一声暴喝,收于一旁的冰雨飘起指向来时的方向,寒光乍起。

“在那个方向?”

黄少天皱起眉头,感到有些不对劲。然不待他想通,一股强劲的妖气冲天而起,气势喝人。得了,这下不用纠结,只有过去这一条路可走了。

“我擦,你在干什么!”

待黄少天赶回村庄,人烟寂灭,唯剩之前的那个老人瑟瑟发抖的跪在一个妖怪面前。

只见那妖怪半躺在榻上,黑色的长发凌乱的披散着,似刚被吵醒,一双眼睛仍处于半眯状态,九条浅金色长尾在他身后慢悠悠的摇晃,哪怕是黄少天来了也只是微微挑起看了他一眼,毫不在意他所能造成的威胁。而意外的,这个狐妖长得很符合黄少天喜欢的类型。

长得真不错,可以考虑当伴侣。

黄少天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但在下一秒,便被黄少天驱逐于脑海。他可是堂堂剑圣,怎么能这么容易被美色诱惑。

“大胆狐妖,还不快快放过那位老人家。你再伤天害理下去小心我剑下无情。”黄少天手持冰雨,剑指狐妖,大义凛然。

“呵,哪来的小家伙。怎么,我睡觉被吵醒了还不允许我讨个理由。”叶修轻笑,“再说了,狐妖?你指的是哪一个。我,还是这个你想保护的老人家。”

“他也是狐妖。”黄少天眼神一凛,目光似剑,“这么说来,这里的事都是他弄出来的。”

听到黄少天的话,老人身形一晃,在两方的压力下,终是力竭,化回原型。原来是一只棕红的母狐狸,也难怪消失的都是一些青年汉子。

“夺人精元,害人性命,不思进取,妄想以邪道来修炼,有违天理,还不快快拿命来。”

怒气一起,黄少天刚想出招便被一旁的叶修挡住。

“小家伙不要那么心急啊!”叶修将千机伞收回,“至少先让我把某个不属于她的东西拿回来。要是一不小心被你破坏了,那可是会出大事的。”

“呵,我看你是想袒护她才是真的。不过一只几百年的狐狸,身上还能有什么。”

“是啊!不过是一只修行几百年的狐狸精,但某位道长也还是看不出来啊!”叶修走到母狐狸身旁,将她腰间的玉佩扯下,“有些东西不是你能拿的,那代价你可付不起。”

“你……”黄少天怒起,拔剑便是一招银光落刃。

“你还嫩了点啊,小朋友。”叶修往后一跃,轻松离开攻击范围。

“呵,看我的三段斩,银光落刃,上挑,连突刺……”

“诶,有本事你别躲啊!”

“哈哈,怕了吧!我靠靠靠,怎么这么猥琐,你是狐狸精又不是……我去,你竟然偷袭!”

“你还真是吵啊!安静的不行吗?”

叶修无奈的应对着越来越兴奋的黄少天。他虽然不介意与他打一架,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介意在一觉没睡醒就被吵醒后被语音攻击致死,那也太丢人了!

“喂,那只小狐狸跑走了,你确定你还要继续打下去?”

“声东击西,我才不会上…当呢…卧槽,还真跑了!真是太过分了!”黄少天气急败坏的将剑收起,“你还说你们不是同伙!入过不是你她绝对跑不掉的!”

“诶呦,我说你还真是不讲理啊!我好心提醒你,你还说我。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我可真冤。”

“呵。”黄少天冷笑,“既然是你害得,你要负责陪我找到她。否则你别想离开。”

“你确定你能打过我?”叶修一挑眉,“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把我留下来了,你确定要我陪着你找那只小狐狸?”

“当然!”小狐狸跑了,至少要留下一个,如果能培养一下感情,拐回去当媳妇那就再好不过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你总不能让我一直狐妖狐妖的叫你吧!虽然我是不介意的。”

再决定一起上路后,黄少天果断解决称呼的问题,追人(妖)第一步,名字是关键。

“我叫叶修。称呼吗,随你好了,我无所谓。小家伙你的名字呢?”不在比拼,叶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千机伞收起,拿出烟枪,满足地狠狠吸了一口。

“不要叫我小家伙!”对于叶修的称呼,黄少天表示强烈拒绝,“小家伙,小家伙,你叫我小家伙,搞得好像你有多大似的!那我还叫你老叶呢!”

“呵,我是不介意你叫我老叶啊!反正我也不知道活了多久。不过比你大那是肯定的,小·家·伙。”叶修从黄少天身旁走过,手随便在他头上狠狠蹂躏一番,“要上路就趁早吧!现在走还能趁天亮走上一截。我可不喜欢走夜路的哦。”

“……”

“卧擦,叶修,说了了不要叫我小家伙了!还有不要揉我的头!”

中气十足,黄少天的暴喝成功将附近的鸟雀吓得飞起。而正生着气的他并不知道,走在前方的叶修嘴角挂着一抹奸笑。

年轻人就是浮躁啊!

“小家伙,我累了。”

“小家伙,我要喝水。”

“少天,我要沐浴。”

“少天,……”

自从跟叶修一同上路后,黄少天一下子被指使去做这个,一下子被指使去做那个。行程被一路耽搁不说,自己也被气的半死。

“少天大大,我饿了。”

黄少天一脸郁闷的在树林中穿行着,听到身后传来叶修的叫唤,气再次打不一处出来。这些天的相处他是彻底明白了,这货就是个无赖,跟他外表完全成反比。每一句话都充满嘲讽不说,还好吃懒做,整一个大烟枪,一刻都离不开烟,你怎么说都不听。而且他的武力也很强,你想强行阻止都没办法!

老天的眼睛果然是瞎的。当初看上他的自己一定是因为没睡醒被眼屎糊了眼,不然怎么会觉得他很符合自己对伴侣的要求!黄少天在心里自我唾弃。

“要吃你自己捕猎去。小爷我没空!”黄少天没好气的回道。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不自觉鼓起的小脸让他平添几分可爱。

“还真可爱啊!”叶修在心里暗叹。实际确是将一口烟喷到黄少天脸上,毫不意外的看着对方被呛的咳嗽,然后炸毛,拔出冰雨便向叶修砍去。

“啊,果然又炸毛了呢!”叶修弟一千零一次躲过黄少天的愤怒一击,“我明明不是受虐狂啊?嗯,果然是被叶秋那家伙传染的。(叶秋:你自己变态别把责任扔在我的头上啊!)小家伙真有趣,要不要带回去呢?”

“终于找到了。”

不排除有故意的拖拉,咳咳,在经过近一个月的搜查,两人终于再次找到了那只逃跑的狐狸。

“呵呵,这次我看你要往哪跑。”看着被逼无路可走的某狐狸,黄少天狞笑,终于有地方可以发泄自己的不满了。

“你们两个大男的欺负一个我一个母狐狸算什么好本事。”见出路被堵,夭月气的大叫,“不就几个人类吗?吃了就是吃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是他们自己受不了诱惑在先,能怪我吗?再说了,他们也没少害我们一族,凭什么我不能报复回去!”

“天道在上,因果循环,恶人自有恶报。你本有极大仙缘,偏偏不走正道,坏了气运。你以为你的所作所为是替天行道吗?你可知你的所作所为又会害了多少人!”

对于夭月了不知悔改,黄少天表示很痛心,那么好的机遇都不要,不要你给我啊!

“呵,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抓住我吗?”夭月冷笑,双手化为利爪就向黄少天攻去。

小狐狸就是小狐狸,虽有几百年的修行,但终抵不过黄少天的攻击。几个回合下来,便落于下风,一条血痕从嘴角滑下。

“你认不认输。”黄少天将剑抵在夭月的脖子上,面色冷酷。

“哈哈哈哈哈哈哈!”夭月突然大笑,“服输,我服输……怎么可能!”

“小心!”

在短暂的软弱后,夭月突然暴起,将一把粉末撒向黄少天。毫无防备,即使有叶修的提醒,黄少天还是不可避免的吸入大量粉末。

“你就好好享受吧!”夭月大笑,捂着流血不止的脖子一个闪身便离开了。

“喂,少天,你没事吧!”

见黄少天突然倒地,叶修有些害怕,后悔自己刚才没有帮忙,让那个小狐狸得手。如果黄少天没事还好,如果有事的话,呵,他是绝不会放过她的。

“老叶…”黄少天虚弱的叫了一声,身体迅速的瘫软让他想要破口大骂却无法说出口,只能在心中暗咒。我靠,这什么鬼药,这么厉害!

“少天,你现在感觉怎样?哪里不舒服?”

“热…感觉好热…好像…好像有把火在心里烧一样…好难受…”

无法找到根源,只能无力的承受。精致的面容因为潮红变得艳丽,明亮的双眼也被迫蒙上一层水雾,微张的小嘴急促地喘着气,整个人显得可怜兮兮。衣服在挣扎中被拉扯开,散落的发丝被汗水黏在脸上,颈上,凌乱却又性感迷人。

望着被自己抱在怀中的这个可人儿,叶修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没想到这个小家伙会有这样的一面,简直比狐狸精还要诱人。如果是其他人在这……叶修眼神瞬间暗下,还好是自己在这。

“少天,你还能听见我说话吗?”叶修轻拍黄少天的脸,却不防被黄少天抓住,仅仅贴在脸上。

“老叶,好凉快……”叶修手上的温度让黄少天微微清醒,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在脑海中。


链接打不开请直接点上面的全文链接


第二天清晨,黄少天在一阵酸痛中醒来。他一睁开眼,看见的便是叶修熟睡的脸庞,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横过他的腰间,将他牢牢锁在怀抱中。迷糊的眨了眨眼,昨天发生的一切在脑海中迅速回放,噌的一下,黄少天的脸爆红。

黄少天默默将叶修的手拿开,刚想起身,却不小心扯到后面,某个熟悉的东西从身体里滑出,少了堵塞的东西,一股热流也随之流出,将黄少天大腿根处弄得一塌糊涂。这人昨天做完竟然没有拔出去!黄少天暴怒,刚想掐醒叶修,便见对方悠悠转醒。

“少天,你醒了。”

“叶修,”黄少天咬牙切齿道,“你昨天做完为什么不把它拔出去!”

“拔出去?”叶修尚未回过神来,“哦,你说那个啊!你也知道你昨天有多猛,做多了我也很累,一不小心就睡着了,也忘了拔出来帮你清洗一下。怎么样,没发烧吧!”

望着叶修一副很真诚的样子,黄少天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能怨念的望着叶修,任凭对方摆布。没办法,昨天消耗太多,他现在浑身无力,上下都疼,尤其是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

“少天,我挺中意你的,我觉得你也是喜欢我。现在你看我们做也做过了,要不你就从了我吧!”叶修讨好的帮黄少天揉着腰。

“呵。”浑身不爽的黄少天表示自己什么也不想说。虽然自己认栽喜欢上了这只臭狐狸,但这不代表着自己就要处于被动状态,更何况,现在对方先要求在一起。

“少天,你说句话啊!”在黄少天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你要是不说话我可就当你答应了啊!”

“你……唔……”黄少天刚想反驳便被叶修一下堵住,将话咽回肚子。

“啵~”

长长的一吻后,黄少天有些晕头转向,叶修趁机在他脸上响亮的亲了一下,愉快的宣布,“你没反对。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是的,我们的剑圣大大终究是低估了某狐狸的无耻没下限,一不小心就将自己套住,把自己输给了一只狐狸,一只不知活了多久的狐狸。

“我一定要将那只母狐狸捉到,然后狠狠蹂躏一番,再把它送到王大眼那里去试药,让她明白什么叫痛不欲生!”清洗后,黄少天带着一身青紫的吻痕,恶狠狠道。

“好好好,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作为一个爱妻的好狐狸,叶修立马回应了黄少天的话。至于那只同类,叶修表示虽然你加速了我和少天在一起的进度,但为了我以后的幸♂福♂生♂活,还是你来受点苦吧!

于是,在这块土地上多出了一对专捉母狐狸的兽人夫夫,他们每天的生活就是找狐狸,捉狐狸,打狐狸,干些羞羞事情。

而因此只能整天躲躲藏藏的母狐狸夭月表示很生气:我去你大爷的!你们也是够了!我又没真的吃人,至于纠缠到现在吗!你还以为你是在玩猫抓老鼠的游戏吗?抓了在放,放了在抓,有病吧!有病也别来找我啊!

是的,作为真相,叶修没告诉黄少天的是,那只母狐狸并没有伤人,只是将人都吓唬走。之前他所见到的那些老人孩子都是她利用法器制造的幻想,那天说吃人的话,也是气急了才说的。

嗯,至于为什么不告诉他呢?叶修阴险的笑者,当然是有趣啊!不然,你以为那只狐狸能一次次逃走。再说了,这样的话,黄少天就可以陪他在人间多待会儿,不用回那个蓝雨庙(杠,并不是)。哦,你问他为什么知道蓝雨。其实也没什么,他只不过有个损友叫魏琛,是蓝雨的前庙主(大雾)。话说,这个小家伙也是他很早之前就看中的呢。

于是,作为最终的结局就是,黄少天陪叶修一直在俗世浪荡着。

等等,黄少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送往雷霆的武器呢!

远方的喻文州:呵呵,少天,有本事你就别回来了


评论 ( 2 )
热度 ( 46 )
TOP